数字货币的背面: 如何监管? 互金行业权威人士这么说

黄震:央行要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,在周小川任人民银行行长时,就已经部署了,并且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,也具备了基本条件。

但数字货币用什么技术支持,以及定位是什么,还没有定下来。

金融基础设施的改造、升级要时间,难度也很大。

央行肯定要支持可以掌控的机构来参与,民营企业可能很难参与。

我的建议是,监管不能因为害怕风险而消灭创新,应该在防控风险或者说监测,以及有效的预警、防控风险的前提下来支持鼓励创新,这才是我们国家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正确道路,正确做法。

最近这几年以防风险为由,我们出台了一些政策,可能是伤害了创新。

希望通过Libra发行的计划,让我们的监管,我们的政策有所反思,有所调整,有所优化。

陈文:央行的数字货币应该可以算是基础货币的补充。

但是像以前央行发行基础货币,要最终投放到市场,实际上是必须通过银行做渠道商,银行微观主体做一个渠道,但是像数字货币的发行,可以直接面向普通老百姓和非营企业,少了传导环节。

武长海:目前讨论法定数字货币为时尚早。

我们对外界的新鲜事物总是一惊一乍的,为何?因为我们没有从战略上真正深入研究数字货币化的一系列问题。

互联网巨头发币会不会冲击现有货币?绕不开监管,现阶段不可能代替法定货币新京报:Libra落地后会不会对法定数字货币有冲击?马库斯在听证会上一直强调其竞争对手不是法币,而是支付宝、微信。

互金行业权威人士:首先,Libra的出现将会深刻改变国际货币体系,调整世界金融格局,加剧货币竞争。

一旦Libra广泛使用,那么将会成为国际储备货币,Libra实际上对现有的货币制度形成了挑战,尤其是对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形成了挑战。

同时,监管难度大,Libra提出要帮助10多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进入全球金融体系。

由于加密货币仍处于监管灰色地带,且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极易被犯罪分子利用等。

近年来,数据安全和用户隐私是全球重点关注的问题,但这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,需要多维度的解决方案。

数据拥有者(用户)需要在使用便捷与牺牲隐私之间找到平衡,数据使用者(企业)在获得用户数据后更应在提供服务之余,对数据的过度使用保持节制。

从根本上来说,Libra仍然只是一种在特定网络社区或商圈内使用的专用代币,既然是代币,那么它与法定数字货币并存的可能性并不太乐观。

不管虚拟货币会不会形成与法币并存的格局,只要它以货币的姿态出现,与法定货币形成替代关系,就始终绕不开监管问题。

Libra的目标之一就是,以最低成本为游离在银行系统外的10亿人提供在线商业和金融服务。

这无疑增大了监管难度,势必在推广过程中引来各国金融监管机构更为严密和严厉的监管。

至少在目前的条件下,一种不受各国政府监管的“全球货币”是不太可能在全球各国通行的。

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和5G时代的到来,“数字化生态”大势所趋,未来数字货币或将是现实的必然选择。

也许在未来,真的会形成法定数字货币和少数数字稳定币并存的格局。

黄震:Libra发行绕不过主权国家的坎。

基于世界性的数字化潮流,可能需要一种世界性的数字货币。

主权国家现在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如何应对。

Libra发行,对主权国家的数字货币构成了冲击,所以它不仅是针对像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这种支付机构,更重要的是它导致一种金融基础设施,那就不仅是发币或者支付功能,还包括清算、结算等这一系列功能。

特朗普在推特上充满火爆色彩的言辞,确实对Libra的发币有非常大的冲击影响。

因为当前各主权国家的政府、国会、货币当局,是基于整个国家的信用而发行的法币,从而产生巨大的财政金融效应。

整个国家经济运行,如果离开了法币,就无法想象,尤其是美元。

如果Libra成为一种世界性的、新的替代性货币,可能确实像美国国会议员说的,会冲击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的地位,也就会冲击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,影响到美国在全球经济链条中目前处在顶端的地位。

目前,超大型科技企业的不断扩张而形成的垄断,已经出现了。

美国目前还是基于已有的法制提出要求,比如特朗普要求Libra发行,要申请银行牌照,想经营支付有关业务,就要得到监管的许可。

这也就是目前其发币计划暂时难以推进的原因。

比如中国所有的金融业务都需要纳入监管,并且必须实施牌照管理。

陈文:Libra直接触及的是个人和企业部门,在跨境支付结算领域具有比较大优势。

美国的移动支付的便捷性是远远不如中国的。

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已经非常方便时,Libra在中国作为支付结算工具的发展空间并不大。

像这样的互联网巨头,腾讯、阿里也都有相当规模的用户数,如果这些全球的互联网巨头都发行自己的虚拟数字货币,就会替代法币的应用场景。

来源:http://www.dgbbevan.com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