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一快递员疑遭恶意投诉, 吞下40粒安眠药“求尊严”

”根据杨军提供的两人通话录音,记者听到,杨军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出现谩骂字眼,但通话录音中无法听清对方究竟说了些什么。

到公司后,领导告诉杨军,说有客户投诉杨军骂人,但在调取了通话录音过后,发现杨军并没有骂人,而是客户在骂杨军。

但公司依然对杨军做出了扣5分行政分的处罚。

杨军解释,公司规定,每位顺丰快递员入职后有20分的行政分,当分值被扣完的话,“员工就要离岗。

”检讨书写下“要尊严不要工作”他想不过便服下40粒安眠药除了对杨军做出扣分、调离原区域的处罚外,单位还要求杨军写下一份500字的书面检讨。

杨军在纸上写下:“在尊严和工作面前,我可以不要工作。

”随即他向单位提出了辞职。

江苏一快递员疑遭恶意投诉, 吞下40粒安眠药“求尊严”

▲杨军写下的“要尊严不要工作”的“检讨书”当晚,杨军在家越想越生气,他想一死了之。

他用手机给弟弟发了一条信息,告诉了弟弟自己的银行卡密码等信息,并说“来生再做兄弟,我真不该来顺丰。

”同时,他还在工作群里发了自己吞服安眠药的视频,说道:“兄弟们,我先走了,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,我认为尊严比工作更重要……我决定以死护尊严。

”随后,吞下40粒安眠药后,杨军不省人事。

迎娶新娘遭刁难新郎曾轶可机场遭刁难 图-1

▲杨军在工作群发布了自杀的消息,称要“以死护尊严”官方回应:已约谈顺丰13日,顺丰创始人王卫回应称,“非常吃惊和心里不舒服”,“可能今天的服务考核制度有问题,我们必须要马上检讨、马上作出改良。

这是公司和我的责任,会在短时间内向大家有个交代”。

常州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周蓉回应,已正式约谈企业,将在行政层面上做出决策,减少此类事件发生。

专家:快递员考核应定性和定量相结合城市生活离不开的快递员,他们背后咽下了不少委屈。

南京的快递员刘大哥也遭遇了不公投诉,单量过多他已加急配送,但顾客等不及想立即收货,由此心生不满,把之前所有的订单都点击了差评,“少的话就是停职,多则直接就被开除了,一个投诉是两百块钱”。

迎娶新娘遭刁难新郎曾轶可机场遭刁难 图-2

某快递网点负责人告诉江苏新闻广播记者,公司的处置都是站在顾客的立场:“说是取证调查也不过是与用户沟通,赔钱私了,否则加罚半个月工资付之东流。

”扣款惩罚,本意是提高服务质量,却因为某些不良消费者成了双刃剑。

以罚代管,反而让快递行业招人越发困难。

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胡恩华认为,快递是人工服务的行业,完全用定量指标考核并不适用,想通过准备的“算分”运算算出公正、公平,那是不切实际的,相反操作不当会使企业陷入量化考核的“数字陷阱”,导致考核者与被考核者的双重抱怨,只会加速双方矛盾,员工考核应该定性与定量相结合,才能形成和谐劳资关系。

近日,民警为快递员开“恶意投诉”证明的事件让众人目光再次聚焦到了快递员的生存境地上,而就在常州,也有一名顺丰快递员杨军遇到了不公。

杨军是常州的一名顺丰快递员,因为顾客的一次“恶意投诉”,杨军被公司处罚,同时公司还让他写500字的书面检讨,当时,杨军写道:“在尊严和工作面前,我可以不要工作。

”6月9日,杨军决定“以死护尊严”,随后在家中吞下40粒安眠药,所幸的是,邻居和弟弟等及时赶到,将其送往医院抢救。

目前,杨军脱离生命危险,已经出院。

军转干部遭处长刁难曾轶可机场遭刁难 图-3

▲6月10日下午,杨军给弟弟发去“诀别”信息运单联系电话少位数快递员打电话求证被投诉杨军告诉记者,端午节期间,由于同事们放假,平时需要3个人负责的配送区域,只有自己一个人负责。

6月8日,他在派送一个由河北廊坊发往本地的沙发四件套时,“由于运单上收件人电话号码少了一位数,我联系不上,于是我就按照运单上发件人的电话打过去询问。

”杨军说,对方接到电话后,态度非常恶劣,在一阵谩骂后,对方让杨军提供运单号,“当时我正在开车送货途中,无法立即查询号码,而且当时正值中午,也收仓了,我也不能查到。

”可是,还没到家,杨军就接到顺丰公司打来的电话,让杨军去公司面谈,“当时我就知道,我被投诉了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